歡迎進入我們的網站!您現在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 電視廣告精英出走 透析背后行業變局

電視廣告精英出走 透析背后行業變局

新聞摘要

  最近,電視臺成為了最熱門的“圍城”,外面的人使盡渾身解數想擠進去,而里面的人卻紛紛辭職。2013至今,從央視到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浙江衛視等各級廣電機構內,電視廣告精英從體制內離開,“廣電離職潮”正在...

新聞詳細

  最近,電視臺成為了最熱門的“圍城”,外面的人使盡渾身解數想擠進去,而里面的人卻紛紛辭職。2013至今,從央視到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浙江衛視等各級廣電機構內,電視廣告精英從體制內離開,“廣電離職潮”正在來襲。
  常言道背靠大樹好乘涼,為什么這些體制內的精英人才,在電視臺干了快大半輩子,付出了青春,也擁有了成績,卻突然選擇離開?他們出于何種原因做出離職選擇?電視廣告精英出走背后,又折射了怎樣的行業變局?
  何海明辭去央視廣告經營管理中心主任之職
  近日,央視廣告經營管理中心主任人事調整已有答案,原央視中文國際頻道總監任學安,新任央視廣告經營管理中心主任,中心原主任何海明調任中國國際總公司任副總經理。除了廣告部的調整,央視內部架構此次也進行了較大變動:魏臺接羅臺,袁臺接魏分管海外,臺辦公室主任調四套總監,一套錢蔚調央視網接汪文斌,分管中央新影的高峰副臺退休。郎昆去綜藝頻道,張曉海去劇中心,金越去新影廠,一套歸總編室管理。
  同樣曾為央視廣告經營管理中心主任的夏洪波,早前在離開央視之后,在新媒體領域的發展可謂風生水起。2010年離職后,夏洪波于當年4月至2012年任鳳凰衛視廣告業務副總裁,2010年12月起工作于鳳凰都市傳媒。2015年2月以副總裁身份兼任公司運營總裁。
  樊旭文去職湖南廣電加盟響巢看看
  樊旭文2002年起擔任湖南衛視廣告部主任,2010年年底升任湖南廣播電視臺廣告經營管理中心主任。2014年年初,樊旭文不再兼任湖南衛視廣告部主任,由宋點接任。業內對于樊旭文的職業方向也多有猜測。直到2015年8月12日,在迅雷看看更名響巢看看的發布會上,樊旭文的去處才得以揭:成為響巢看看公司首席運營官。這家公司將投入30億元在自制內容、獨播策略、互聯網金融、精準營銷等多方面發力,打造一個全新的視頻平臺。
  龔立波去職江蘇衛視創辦大道行之
  2013年10月,龔立波正式辭去江蘇衛視副總監、集團產業投資公司董事長等江蘇臺所有職務。2014年10月31日,龔立波和“小伙伴們”吃完散伙飯,離開江蘇衛視,追逐自己的“大道”去了。他的新頭銜是大道傳媒總裁,新公司的業務范圍有影視劇投資制作、電視節目制作、媒體運營和廣告營銷幾個板塊。今年大熱的大型推理競技戶外綜藝《極限挑戰》背后的制作方就是大道傳媒。
  夏陳安去職浙江衛視加盟北京新文化
  2000年,32歲的他出任浙江教育科技頻道總監,將教育科技頻道打造成全國地面頻道“四小龍”。2008年,他入駐浙江衛視擔任總監,打響“中國藍”品牌,至今,浙江衛視的廣告從6年前的6個億飆升到了45億,衛視排名也從之前的第九,到現在連續6年穩居全國省級衛視前三。
  正當浙江衛視將進入衛視巔峰之戰時,2015年1月夏陳安卻被爆出從浙江衛視辭職。7月,離開“中國藍”,好好休息了半年的夏陳安終于定了新東家:就任上市公司北京文化新總裁。
  查道存去職安徽廣電創辦劇星傳媒
  在這里,不得不提一位早已出走的電視廣告大佬——査道存。查道存歷任安徽廣播電視臺廣告中心企劃部經理、業務部經理、中心主任。2011年5月,査道存創立上海劇星傳播,專注網絡視頻傳播全案代理,并迅速完成全國布局。2014年營業額6.5億,2015年目標營業額10億,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本土第一大視頻代理商、中國最大跨媒體咨詢機構。僅用了四年,2015年7月29日,劇星傳媒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査道存也成為廣電人離職創業成功的佼佼者。
  電視廣告精英為何出走?
  從樊旭文亮相互聯網視頻媒體,到夏陳安出走浙江衛視,再到龔立波離職自己創辦大道傳媒,看得見的是電視廣告整體行業面臨的壓力,無論從內容還是人才,無論是營銷還是思維方式都面臨挑戰。
  雖然超一線衛視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浙江衛視紅透了半變天,作為廣告主的戰略平臺是不可撼動的。然而,互聯網媒體的資本介入,人才、內容、技術等都會快速發展。電視廣告人出走,懷抱更多的是對電視“圍城”以外的市場雄心。
  樊旭文:我是一個對廣告有理想的人
  “我是一個對廣告有理想的人”這句話出自樊旭文。電視廣告經營十多年,人稱湖南衛視財神爺,有一套樊氏營銷理論,那就是價值論。所以,在電視廣告圈,湖南衛視的廣告價格是最透明的。平臺不同,營銷的真諦相同,電視廣告營銷路線的以前就是互聯網視頻媒體的現在。心年輕,理想就不遠。
  在互聯網大潮中,誰敢屹立潮頭?無論是品牌還是人都面臨轉型,人人患互聯網焦慮癥,轉還是不轉?從傳統媒體轉型互聯網,從湖南衛視轉型響巢看看,不得不說樊旭文還是有魄力的,有一顆年輕的心。在互聯網大潮中,重新揚帆起航,應該也是他的理想。
  龔立波:世界這么大,我想試試看
  龔立波創業,并非為了錢。在江蘇衛視這樣強勢的平臺擔任重要職位,又有領導的重視和培養,龔立波承認他在體制內年薪很高,并不缺錢。
  “如果人能活兩輩子,那我這一輩子可以都活在體制內。但人只能活一輩子,所以總要嘗試不同的人生道路。世界這么大,總要在岸上走一走,水里游一游,不能只有一種活法。”龔立波表示,辭職創業之心早已有之,內心不安分的基因從未消失過。按照他的人生規劃,體制內生存也并不在他當年畢業時的計劃中。一切的因緣際會,在即將奔四的年齡,讓他最終產生了放手一搏的念頭。所以,他給新公司起名為“大道行知”。《道德經》有云,“圣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但普通人肯定做不到,只能通過“行走”悟出“大道”。
  夏陳安:要做互聯網+傳媒
  在離職后的首次公開演講中,夏陳安就表示:“未來會把火力集中于互聯網上,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造出最火的網絡現象級節目。”擁有著25年傳統媒體經驗的夏陳安,開始致力于將互聯網與節目內容的融合。他認為,內容仍然是將來決定傳播的主體,只是在“泛傳媒”的整體背景下,更要從用戶角度考慮,打造適合平臺的內容主體。
  在過去,夏陳安身處的是“電視大片”的時代,而內容更多的是來自于對國外節目的借鑒。放眼未來,他看好互聯網會出現現象級大片。“資本的力量、民營公司越來越強了,電視臺競爭越來越激烈,網絡越來越想做現象級節目。
  廣告精英離開電視”圍城“,折射行業變局
  如果以十年劃分一個時代,十年來,中國的媒體行業經歷了從社交媒體到自媒體的發展,從全球固定連接向全球移動連接轉型,從人與人交互關系,向“人-物-系統”三元素相交互發生質變。
  1.新一輪的視頻網絡媒體競爭開始了
  在新舊媒體的交替中,我們看到,媒體人賴以生存的法寶正在被原本由他們所哺育的受眾奪走,曾經的精英只好用出走來保存才能與尊嚴。其中,負責任的媒體人在需要承擔產出、經營多重壓力下則提前了選擇逃離。
  與傳統媒體相比,互聯網視頻平臺市場格局還沒有露出真面目,都在高速發展中。而眾多廣電高端人才的引進,必將為整個行業的發展注入新鮮的血液。長期的廣告銷售生涯,為些電視廣電精英積累了經驗、人脈和業內聲譽,也培養了他們面向市場的一股“狼性”。新一輪的視頻網絡媒體競爭開始了。
  2.新媒體戰略平臺的價值體系逐步構建
  從總體來看,我國傳媒產業的經營仍然是以“單點式”經營為主,難以避免“廣種薄收”的最終結果,從而導致多數媒體遭受“透明天花板”的發展限制,如今,中國的傳媒產業需要超越“單點式”經營、開始建構傳媒產業的價值鏈。
  深諳廣告營銷價值體系的電視廣告精英,必定會給新媒體帶來很大的營銷價值,視頻網絡媒的價值挖掘會有質的提升,從賣貼片到到賣平臺價值的轉變,從賣流量到賣影響力的轉變,從賣內容到賣整合資源的轉變,相信都有更具有戰略平臺的價值體系。
  3.未來或出現內容和廣告領域的創新性產品
  移動互聯不僅僅意味著“泛內容產品”的渠道多樣性,還意味著內容生產方式的顛覆。夏陳安曾毫不避諱地直言當今中國內容制作方面的薄弱:“目前,我們現在面對的狀態是‘三個沒有一個有’。原創的現象級節目模式還沒有,網臺聯動的現象級節目還沒有,出現于互聯網平臺的現象級節目還沒有。
  并且,傳媒市場的“過剩時代”已經到來,諸如收視率、發行量這樣傳統的價值評價“尺度”勢必將被突破,取而代之的將是對于媒介所吸引和掌控的社會注意力資源的更加精細化的描述性指標,而這些,隨著傳統媒體廣告精英的加入,或將有所改變。都有待媒體的廣告精英們來改變。

  結語:“技術“、“資本”、“移動”、“泛內容”、“變革”、“回歸”、“想象力”新的浪潮已經襲來。在這場變革之中,如果說“出走”是電視廣告人在這個時代探索如何體現自身價值的一種嘗試,那么每一個媒體人乃至所有內容生產者應該如何制定自身的發展方向,或許可以在行業巨臂與先鋒的“自我剖析”中獲得更多的啟示。

海南高銳廣告有限公司

地址:海口市秀英小街   手機:13976663158  QQ:2509148351

瓊ICP備10200440號-1

赌博官方导航